電價又一次刷新新低 光伏企業再迎大考

2016-10-11 09:25

電價又一次刷新新低 光伏企業再迎大考

來源:北京商報

“6·30”過後,光伏企業開始通過降價保證現金流。8月,在山西陽泉“領跑者”基地項目中,協鑫新能源投出了每度電0.61元/kWh的價格後,青島昌盛日電太陽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昌盛日電”)和華電內蒙古能源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華電內蒙”)又在包頭項目中報出了0.52元/kwh的投標價格。這反映了光伏行業產能過剩,競爭激烈程度。但是這不僅給企業本身帶來經營壓力,或將帶來業內的一次洗牌。

再創新低

日前,內蒙古發布公示稱,天合光能、華電內蒙、昌盛日電等12家企業進入包頭光伏領跑者基地項目投資商公示名單。其中,昌盛日電和華電內蒙報出了0.52元的申報電價,這是繼山西陽泉領跑者項目協鑫新能源控股報出0.61元的度電價格後又一次刷新了電價新低。

包頭項目自身優勢明顯。據悉,領跑者項目基地有包頭、烏海、張家口、陽泉、新泰、芮城、淮北、濟寧、淮南。目前,陽泉、包頭公示階段已經結束,新泰和濟寧的公示階段也將在今日結束。據相關數據顯示,包頭領跑者基地直射比高達0.64,是全國領跑者基地裏最好的,非常適合采用跟蹤式光伏電站。

包頭領跑者項目裝機容量共100萬kW。共12個項目,其中,示範項目11個,7個是10萬kW項目、4個是5萬kW;平台項目1個10萬kW。所有項目建設截止日期為2017年6月30日,開發經營期為25年。

記者致電內蒙古發改委,相關工作人員表示,目前公示已經結束,12家企業正式中標。然而,就在日前光伏行業召開的一次會議上,眾多企業負責人還曾預測包頭領跑者項目的度電價格可能在0.7元以上。

競爭激烈

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認為,組件價格下降和光伏行業產能過剩、企業競爭激烈是這輪領跑者基地項目申報價格屢創新低的原因。業界人士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。中清能綠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助理曹四海表示,包頭領跑者項目未來不存在限電的問題,可以為進入的企業提供充足的現金流。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組件的價格近期下降較快。

“組件價格下降一毛錢,電價就會下降一毛錢。”天合光能中國區市場部總經理曾義曾在“領跑者”技術推廣工作組發起成立大會上表示。目前有的組件價格已降到3元/W以下,而上半年的低價還在3.8元左右,這就意味著申報電價下降近1毛錢。

雖然組件價格下降,但依然有業內人士認為,這種以降價方式競爭,對光伏行業並不利。在協鑫新能源以0.61元/kWh的投標價打破低價紀錄後不久,中興能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崔雅萍在“領跑者”技術推廣工作組發起成立大會上就表示,對於一個行業,需要一個正常發展的脈搏,不是一家企業所報出的價格就能夠代表行業的發展,最終還是要回歸到一個理性的、正常的盈利空間。“百家乐网页游戏不講求光伏產業要有暴利,但是沒有利潤的行業我想走不好。” 崔雅萍認為。

在那次會議上,多位企業負責人預測了包頭項目的價格。其中,曾義就表示,包頭項目估計價格會在0.65元左右,而此次天合光能的報價隻有0.56元。記者多次聯係天合光能,但截至發稿時止,未收到天合光能的回複。

曹四海則認為,自6月30日以後,很多中小企業出貨量大減,這些企業或者在規模上沒有優勢,需要一個進入到光伏核心競爭圈的契機,而降價成了最直接有效的方法。“一些小企業,可能有很好的技術,但迫於現在的資金壓力,未來可能會消失。” 曹四海則表示了擔憂。

林伯強認為,未來可能出現一個洗牌過程。“這是去產能的過程。效率低的、沒有地方政府支持的企業將會出局。”林伯強表示。

影響深遠

連續多次的低價競標帶來的影響是深遠的,對於企業而言,壓力會越來越大。

一位業內人士表示,把價格壓低,實際上企業的壓力是很大的。在這種壓力之下,其實企業硬著頭皮建電站,就難免在可靠性的把控上被動地降低標準。

對於整個行業而言,未來的補貼額度則會下降。林伯強表示,政府看到各個企業的報價不斷下調,將會下調補貼的額度。

長期來看成本下降當然是好事。但這樣做已經釋放了一個信號。所有人都認為光伏行業依然有利潤空間,以後的補貼可能會減少。
  據了解,新能源的補貼目前已經達到550億元,年底補貼缺口或達600億元,新能源補貼政策調整勢在必行。“近日,光伏行業釋放的降價信號,為國家發改委降低補貼額度找到了很好的理由。國家發改委正在會同有關企業,探底光伏度電價格,以此做出補貼的價格。”有業內人士向記者介紹。

  除此之外,出現價格大幅變動,對行業融資也有影響。金融資本最擔心的就是政策變化,而光伏市場不斷地、非政策節奏的價格波動給金融資本留下一個沒有行規的印象,金融資本可能會遠離該行業。